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繁體中文

中华白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中华白氏网 门户 白氏名人 查看内容

白方礼

2013-9-9 01:18| 发布者: 白庆松| 查看: 2542| 评论: 1|原作者: 白庆松

摘要: 荣誉于生前的白芳礼如浮云;争论于长眠的白芳礼无意义      白芳礼,海河边上一名仅靠微薄退休金勉强度日的老工人,18年来向贫困学生捐资35万元。      1913年5月13日,白芳礼出生于河北沧县白贾村一个 ...

荣誉于生前的白方礼如浮云;争论于长眠的白方礼无意义
  
  白方礼,海河边上一名仅靠微薄退休金勉强度日的老工人,18年来向贫困学生捐资35万元。
  
  1913年5月13日,白方礼出生于河北沧县白贾村一个家境贫寒的家庭。像如今进城谋生的农民一样,31岁的白方礼来到天津,成为三轮车夫;时值“文革”中的1974年,有着30年工龄的白方礼光荣退休;1982年春潮初起,69岁的白方礼成为中国第一批个体户,重操三轮车客运旧业。然而,1987年,本想重归故里安享天年的白方礼,以74岁的高龄开始了人生一段悲壮的旅程。
  
  白老先生在家乡吃惊地发现,村里大白天到处可以看到正在干农活儿的孩子。家长们说:种田人哪有那么多钱供娃儿上学?这一晚,他一夜没合眼,心里暗想,全怪自己只埋头蹬车,只为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儿女上了大学而沾沾自喜;没想到,50年过去了,农村的孩子还是和他当年一样上不起学。
  
  也许因为白先生干的是迎来送往的工作,毕竟见过些世面。他没把自己的善良一次性挥洒聊以自慰,而是颇有眼光地将全部积蓄5000元拿出来,在本村设立了教育奖励基金会。
  
  20年前,能拥有这样一笔钱并能捐出这样一笔钱的人也不多,能想到用这样一笔钱建立基金的人,更为少见。当然,由于中国社会还没有为像白先生这样善良的公民提供创建真正意义的基金会的条件,其5000元启动的基金没有其他增长途径。于是,白先生只能以自己老迈的双腿,继续艰难的行善之路。
  
  35万元,如果按三轮车每公里收费5角钱计算,相当于绕地球赤道18周的长度。而他自己则睡在一个没有床架的木板上,一年四季从头到脚穿的总是不配套的衣衫鞋帽,那是他从街头路边或垃圾堆里捡来的;每天的午饭总是两个馒头一碗白开水,往开水里倒一点酱油;馋得厉害了,就在晚上睡觉时往嘴里放一星肉,含着,品品滋味……更有不为人知的,由于年事过高,冬天他常憋不住小便,棉裤总是湿漉漉的,他就垫上几块布照样蹬着车跑。
  
  白方礼和那些让人禁不住潸然泪下的事迹,感动了我们的官员,并且通过传媒感动了全体中国人民,并受到党和国家最高领导的称赞和接见。2003年,90岁的白方礼手臂受伤,无法继续工作,终日静坐于床头。2004年4月,天津市第三医院为白方礼进行了第一次会诊,结论是:多发性腔隙性脑梗塞,原发性高血压,冠状动脉硬化心脏病,瓣膜退行性病变,老年型白内障,神经性耳聋,并有脑萎缩及消化道出血症状。2005年9月23日,白方礼逝世,遗产清单:三轮车、收音机、小黄莺。
  
  白先生追思仪式有万余天津市民参加。白方礼辞世五天后,《人民网》“强国论坛”出现一标题为《‘白方礼神话’折射的是中国教育的悲哀》的文章,其结语写道:“如果我们再也不想仍然让很多人因贫因教育高收费而上不起学,不愿该享受天伦之乐的古稀老人因为实在看不下去而不得不做新世纪的‘武训’,是该在国家的教育预算上动点功夫了。”而文后读者评语则指:“该感动还是该悲哀?”“错位,极端错位。应当作为的人没做,不应当作为的人做了。”
  
  1944年,孙瑜受陶行知先生之托,开始撰写《武训传》电影剧本。1949年,在征询过周恩来对这部剧本初稿的看法之后,孙瑜采纳了陈白尘、蔡楚生、郑君里、赵丹等人的意见,对剧本进行了根本性的修改,将“正剧”改为“悲剧”——武训为穷孩子们能够上学而艰苦奋斗终生,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故而为壮举,以一己之力量试图扭转社会制度之颓势,故而为悲剧。
  
  1950年,电影《武训传》公映,“观众反应极为强烈,好评如潮”。这部电影的歌词是这样写的:“世风何薄,大陆日沉。谁启我遇?谁济我贫?大哉武训,至勇至仁。行乞兴学,千古一人。”
  
  白方礼或许知道自己被誉为“当代武训”,但他肯定是把过去20年之助学义举当做正剧来演的;他或许从未想过以自己的“苦力助学”,引发关于中国教育体制的讨论。然而,他的个人努力所由以发生的这一特殊历史情境,使他的一切努力更像是一场悲剧,而且是双重的悲剧:如果在一个教育体系中,理应接受义务教育的学童根本上不起学;如果一个社会捐助体系中,孱弱老人成为英雄主角,这种悲剧其实是比武训更深刻的。
  
  白方礼曾11次受到各级政府的各种表彰和奖励,被授予“全国尊师重教先进个人”、“支教模范”称号,获“中国消除贫困奖”奋斗奖提名。
  
  荣誉于生前的白方礼如浮云;争论于长眠的白方礼无意义。
上一篇:白克明下一篇:白百何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河间)白春雷 2016-7-16 19:19
我们是小王桥村的,但也是白贾村村搬出去的,和我爷爷同辈人,以白芳礼爷爷为榜样!

查看全部评论(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