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繁體中文

中华白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中华白氏网 门户 白氏先贤 查看内容

白承恩

2013-9-5 03:34| 发布者: 白庆松| 查看: 8814| 评论: 25|原作者: 白建贤

摘要: 白承恩碧血洒千秋 白承恩(1833—1862),北港宰清乡四十二都(今浙江平阳腾蛟镇) 湖窦村人。小名老三,出身贫苦。拳勇有谋,豪侠尚义。早年流落江湖,星命卖卜为生。1853年太平天国定都天京(今南京市) 各地人民 ...
白承恩碧血洒千秋

      白承恩(1833—1862),北港宰清乡四十二都(今浙江平阳腾蛟镇) 湖窦村人。小名老三,出身贫苦。拳勇有谋,豪侠尚义。早年流落江湖,星命卖卜为生。1853年太平天国定都天京(今南京市) 各地人民纷纷起义响应。白承恩在投奔天京途中遇到了太平军, 拜上人营,隶属李世贤麾下,为“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的 理想而战。其人足智多谋,行阵有法,战功迭著。
      白承恩游走江湖多年,熟悉三江两浙地理人情,结交三教九 流人物,足智多谋,行阵有法,深得李世贤赏识重用,他来自社 会底层,与部下同甘苦,士卒乐于听命,纪律也很严明。1860 年参加了摧毁清朝江南大营、东征苏常和嘉兴解围等战役,迭著 战功。经侍王李世贤保举,这年12月8日幼天王降诏,褒封为 天朝九门御林开朝勋臣臁天燕。次年叙功晋爵通天福。1861年随侍王李世贤转战皖南、赣东北,东向长驱人浙,攻克金华,全面开辟浙江根据地,叙功晋爵通天福。
      浙南金钱会以白承恩为奥援,与太平军早有联系,互通声气。1861年8月乘太平军进取浙江的有利时机,在钱仓起义响应,曾一度攻人温州府城,这时李世贤用大包抄战术,兵分两 路,一路遣广东天地会来归的“花旗”部队占领处州府城(今丽 水市),一路自率大军占领台州府城(今临海市),从东西两面会 攻温州。金钱会派人赍道、府印向处州太平军求援,“花旗”将 领不明大义未予支持。白承恩奉命由东阳白杨山(今属磐安县) 抄小路来到处州,引导“花旗”部队,于1862年1月12日占领 青田海溪,作进军温州的准备。
      1862年1月,应金钱会之请,进军浙。1862年2初,金钱会起义失败。太平军应赵起之请,东路 李尚扬部经仙居、黄岩占领乐清。前锋逼近温州府城。西路军的 先头部队由白承恩率领,于2月16日从海溪出发。冒着风沙严 寒,斩关夺隘,打下海口,第二天沿瓯江东下,大败清总兵特保 部于练岙,18日占领青田县城。2月27日,西路军左旗自青田 越天长岭,经太平岭挺进温州,当时金钱会新败,永、瑞河乡的 农民革命力量受到严重摧残,清军和团练的反动势力比较强大, 温州府城久攻不克,太平军迟迟未能南下瑞、平。足智多谋的白承恩,乃计出奇兵,亲率右旗精锐经由间道,于3月16日越白 沙岭到瑞安河上桥.(今湖屿桥镇),突人敌人力量比较薄弱的飞 云江小港。次日,白承恩在大岭大摆荷包阵,计诱敌人,大败地 主团练“白布会”,毙其头目孙诒谷(瑞安名儒孙衣言长子,孙诒让长兄),乘胜进驻潮至(今潮基乡)。
      大岭告捷,人心大振。饱受苦难的乡亲们,热烈欢迎太平军,金钱会余众闻风响应,重整旗鼓,纷纷来归,与太平军并肩作战。白承恩满怀激情,力争尽快打下瑞安县城。从这里,北上可同东西两路友军会师,合取温州府城、连接台州、宁波;渡飞 云江南下平阳,可以解救家乡父老,招集隐蔽下来的金钱会众, 征募一批子弟兵,越分水关以进取福宁府,控制八闽,西向泰 顺、青田,可与金华、丽水根据地打成一片。这样,就可望打出 一个新局面。3月18日,白承恩统率大军从潮至出发,长驱直 指瑞安县城。他身先士卒,纵马扬鞭,飞夺雷桥,不幸中了清军 埋伏,被抬枪击中胸膛,翻身落马,在桃花  (今陶山镇张染 村)壮烈牺牲,时年约三十岁。
      平阳籍太平天国将领白承恩,是平阳人民的骄傲。白承恩是 19世纪中期以太平天国运动为中心的农民起义高潮中涌现出来的一个英雄人物。他的革命活动,同浙南金钱会和浙南太平军的 斗争紧密联系在一起,因而在温州近代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白承恩的忠骨,原埋于雷桥东侧,后经他的族人迁归故乡湖 窦安葬。1988年市、县支持当地群众,重修白承恩墓,新建天福亭,立碑纪念,列为县级文保单位,碧血千秋,功垂不朽!
白承恩墓。白承恩墓位于腾蚊镇湖窦村口,原葬牺牲地瑞安雷桥,后族人将其遗骨带回,埋天祖墓旁,1989年移葬于观址,墓碑为原北京市政协主席白介夫书,坟前建有以白承恩官衔命名的“天福亭”、苏步青书其亭名。
      他的英雄事迹,一直为广大人民群众所敬仰和传颂,清未民初戏剧家瑞安洪炳文,将白承恩事迹编成剧本,名《白桃花》,名儒符璋,刘绍宽均为《白桃花》题咏。见《白桃花》传奇。




悼白承恩将军
白圭

旗扬白字指东南,莫测风波落瑞安。
李广数奇徒射虎,桃娟命薄未乘鸾。
英名不见登宗谱,佳话传来载稗官。
革命光辉今透露,史家访到看岚垵。


太平天国白承恩将军
白昭

义旗忿起大江东,奋战沙场浴血红。
声震清廷惊破胆,名彰天国著勋功。
风雷恸惜桃花谶,日月光辉马革终。
史笔春秋予借鉴,不能成败论英雄。


谒故里白承恩墓
白光

雁山埋侠骨,敖水育将军。
天国硝烟靖,桑田草木春。
驱车曾逐鹿,纵马欲擒云。
百战身先卒,归来壮士魂。


纪念太平天国将领白承恩
白洪禧

气壮山河,热血洒桃花,千秋敬仰。
光昭日月,头颅殉天国,万古流芳。


白承恩墓前天福亭联
白圭

碧血丹心昭日月,
英风浩气壮山河。


本帖最后由 bjx1771 于 2011-12-6 16:25 编辑

白桃花传说

       白承恩在兄弟中排行第三,家乡人都叫他老三,小时候酷爱武术,因为家境贫穷,没钱拜师,毎天晚上都到村里的拳馆看拳师教拳,一看就是大半夜,久而久之也学了几招,白天一有空就在家后山的山坡上练了起来。
      一天中午,白老三练得满头大汗,疲惫地躺在大村下睡着了,朦胧中有位童颜仙发的老人对他说:“你是个将材,要想成才光这样练是不行的,现在我教你几路刀枪剑戟。”说完,老人就舞动手中的拐杖教了起来。白老三也真够聪明,一学就会,一个时辰就把老人所教的学好。最后,老人说“你是桃花神转世,命犯桃花,今后遇桃花即避,切记!切记!”。白老三醒来之后,老人就不见了,但所教的招式记得清清楚楚。于是就按老人所教的一招一式苦练起来,功夫大有长进。
      是不是将材白老三不与理会,但“命犯桃花,遇桃花即避”却牢记在心。他桃花林不去,桃花岭不走,桃花渡不过。甚至连名冠“桃花”的事和物也十分禁忌。有一回,有人向老三提亲,当得知该女名桃娟小名阿花时,“桃娟”“阿花”合起来不就是“桃花”吗?老三谈虎色变,立即谢绝。
后来。白老三成为太平天国的一位将领,为支援金钱会,率先头部队进军浙南。在瑞安雷桥中敌军埋伏,身负重伤,不省人事,被抬到邻近村庄时,迷迷糊糊中问士兵这是什么地方,当士兵回答是“桃花垟”时,白老三大叫一声:“我命休矣!”口吐鲜血一命归天。
(白洪祉搜集整理)



DSC01305.JPG




本帖最后由 bjx1771 于 2011-12-6 16:24 编辑

瑞安洪炳文民国五年为白承恩写的小传

伪封通天王白承恩小传


白承恩小名老三,平阳人,少习星命,挟术游江湖间。咸丰初年,途中投入发军。夜梦神告之曰:“尔有封王之分,愿自爱也,但命犯桃花,若地有以是名者,不可过,过者有损”云,白异而记之。后以术干主帅,帅奇之,用为参谋,俾领兵。后以功晋封王①。洊升之骤,莫知其繇。庚申之岁,两浙屡陷于贼,省垣不守,惟衢与温未下。议筹防者谓温、处两壤不妨畀之以饵贼,以知悍寇深入无外援。同治壬戌正月,白遂领大股粤军,由婺之东阳小路而来,不敢过桃花岭,从神诫也。意欲归故乡划江自守,北括南闽皆可与发军联络,计良是。其入温也,领右旗,其别将领左旗,左披山,右攻城,均由白沙岭、太平岭分道入瑞境,是为残匪寇瑞解围之明年也。匪党以张观察给头目之免死牌呈之白,白信之,匪首愿为向导,以探瑞之虚实,白皆知之。未至潮至以前,先遣左哨略地至北郭及东门,与城中民兵出接战而退,副将黄载清驰骑出,马陷阵,贼逼之,以洋枪毙二贼,二卒以矛杠马起,斩首系马鬃归。于是城守者知贼易与,屡开城出战,多有斩获。
白既至潮至,欲率右哨马队长驱至城下,而虑雷桥要地,必有兵扼守不得过,先止于相距二三里之村落,以改动静。雷桥者,后依山,前面江中多竹树,桥亘其中,为潮至入城必由之路。千戎项国荣名麟甫,奉主帅命,率牌手精兵百人扎其地,防贼东下。千戎知寇众我寡,非深藏自匿,必为敌窥破,因令叠牌为团阵,藉竹树为隐蔽,架抬枪以待。白出阵前望我军,心异之,欲纵马夺桥而过,千戎急放枪,马上人应声踣,众争夺之去。此百人者咸大呼,呼声震山谷,寇众惕而少却,千戎卒以兵少,不敢返,又不敢退,退则寇窥我虚实,马队追蹑,无噍类矣。父老顶香出留千戎,千戎曰:“我住此地,久者为彼探知,无益于若而有害于吾,不如以计阻之。”父老从其言,千戎得振旅返,寇果不再来。后知堕马者即白老三,乃渠帅也,其功为大力者冒之以去云。白既死,军心遂乱,余党四散,其别股在西乡迤南马屿各处,先一日为民团兵勇夹攻,无去路,率多赴水,死者万余人,江潮为之不流。生擒者七千余人,获马数十匹。吾邑之有马种孳生,自此始也。
先是辛酉冬,钱匪围城十一昼夜,城绅具洋蚨诣广艇,至则围立解。至是发军屡围攻,日夕挑战,复循故事,诣闽之红军船,司令官为吴镇军鸿源,率舟师七十只泊飞云江,白登高望之,曰:“此城三面临江,舳舻相接,陆有兵勇民团互相救应,难以下手,我其空来矣!”又扬言于众曰:“只有骗城,无攻城之理。”盖至是而划江自守之策,亦自知不可行矣。
初钱匪焚福鼎,邑宰哭诉于制府,故制府命记名提督秦如虎统兵至,至则匪已势衰。而发军又来犯,遂赴郡防守。壬戌正月晦,括寇果从太平岭至西郊,月余后,牒知发军中渠魁,有旧为秦军统下者,自言主帅在此,三月后当自去,不敢抗拒也。但我去后,有平邑人姓白名承恩者,人皆呼之白老三,现封通天王。所领人马,连营有七百里之遥,吾主帅当格外提防之。至三月间,白果至,以其欲招抚瑞、平,为自守计,故注意在瑞。至未两月,身死兵溃,右旗一军全归覆没。钱匪之在大峃山谷观衅者,发军以右旗之败,诬其紿己,又相争哄,杀伤数百人。左旗遂由大合岭入青田,返金华。其村民之为其胁入者,皆脱归。秦军在郡招抚,股首投诚者颇多。至五月间,发军一律肃清,吾邑遂无兵祸云。

野史氏曰:白初至潮至,有大姓某耕读为业,与白有旧,知白已封王,思依附之,藉其庇免遭剽掠也。设席招之饮,询悉未订婚,乃盛妆其女出见,为之行酒,微露通婚意。白见女悦之,酒酣意渐昵,亦自忘其威重矣。许为委禽焉。某大喜,以为他日当为椒王戚也。酒阑,白忽询女之小字,女以桃花名对,白遂变色起,托他故避席,辞以异日。某不解所以,唯唯而已。白去之明日,遂有雷桥之事。询之,地名为“桃花垟”,白忆神语,乃叹曰:“此定数也,殆死于此矣”。遂殒。盖梦示云云,乃在此而不在彼也。既死,遗命即葬其地。昔时颇著灵异,今其冢尚在,过者皆称为王坟云。志此以为世之行兵及习星命者进一解焉。

时在民国五年丙辰孟秋月朔日,花信楼主人志。

又曰:吾瑞属水师,原有兵舰七艘,时出哨洋。咸丰庚申五月初八日,突为粤艇匪袭掠而去。坐驾官项千戎中弹伤股,赴水遇救而免。匪统之攻郡城,劫商船,洋领事牒轮船击毁之于状元桥。事详《永嘉志甠譑筎》。瑞遂无舟师。次年辛酉,钱匪渡江多用龙舟或小船,往来飞云,如入无人之境。以故漫及湖乡,胁从益众,势愈张。又引石子岙贼艘入江口。舁大炮于隆山,俯击城中。至是,孤城斗大,外援绝矣。及城绅请广艇至,匪急遁。其在湖乡者,悉为村民所杀,靡孑遗。自是匪势遂衰。兵勇且往烧南岸巢穴,匪不自安,乃往投发军,引之入,甫围城,绅民又请闽师船至。白见水陆有备,阴有退志,其别股之在马屿者,几尽歼焉,数日而白亦死。
闻白为人善驭下,不斗力而斗智,性不喜杀人,多为之用。其不克渡江至平者,以水师为之阻也。光绪庚子六月,拳匪倡乱,南岸钱匪后人竞起欲报复,声言渡江入城,旋以江有水师不敢渡。盖数十年来无水师之弊如彼,有水师之效如此。蒙另有论著,不系于此编,附录之而为后之议防城者,为前事之师云。
光复之际,拳匪余孽又欲蠢动,终以江中泊有小兵轮,不敢肆劫。

录旧作《瑞安兵事历史小传》。

(录自民国六年三月廿五日第七期《瓯海潮》周刊)



本帖最后由 bjx1771 于 2012-2-14 13:12 编辑


广照寺

太平军是为解天京之围,开辟浙江战场以牵制清军的。年初,侍王李世贤、指挥李尚扬部向温州发动钳形攻势。东路军由台州黄岩出发,经大荆、白溪占领乐清,直抵温州府城。西路军兵分两路,一路从青田出发,越天长岭,逼近温州,另一路由白承恩率领,绕道瑞安北上抵温。孙诒谷遭遇的就是白承恩部。
  太平军用兵善于计谋,非金钱会之辈可比。只见竹林中跑出几十个童子军,摇着旗儿,手舞足蹈,张口大骂。孙诒谷哪里受得了如此辱骂,举起长矛便追。童子军七拐八弯逃得无影无踪。孙诒谷拍马回阵,那恶毒的辱骂声却又大声响起,这回是女营的娘子军在喊,其音尖利,声震山谷。孙诒谷哪里忍得下这口气,转身又追。如此三番五次,孙诒谷已被诱入古刹广照寺,回头一看,已无一人随行,原来他的马快,把众多团勇都甩在后面了。
  寺中空无一人,兵荒马乱,想是和尚也逃难去了。没有诵经之声,没有香烛缭绕,黑洞洞的殿宇空寥神秘。见佛祖虽浑身披尘,却依然慈眉善眼,孙诒谷顿时心生感激,放下手中的长矛,伏身叩拜。
  “孙诒谷,你死到临头,还装虔诚。”一声喝令从殿宇高处响起。
  孙诒谷翻身跃起,背靠佛祖塑身,抬头寻找发出声音的地方。
  “孙诒谷,你杀了我们多少兄弟的性命,今天,抵命的时候到了。”
  孙诒谷眼前一黑,感到这殿中有无数双仇恨的眼睛逼视着自己。他明白自己中计了。
  “男子汉大丈夫死何所惧,只是快快到寺外决一死战,免得玷污神灵。”孙诒谷横矛怒喝。话未绝声,只见乱箭如蝗虫般射来,粘糊而又温热的血液,从撕裂开来的皮肉中喷薄而出。孙诒谷大喊一声,倒地气绝。



本帖最后由 bjx1771 于 2012-2-21 20:49 编辑

清同治元年(1862)二月二十六日,太平军侍王李世贤(驻军金华)麾下将领白承恩(1833~1862),平阳腾蛟湖窦人,又名老三,在太平军中积功封天朝九门御林开朝勋臣天燕,又晋通天福,奉派进军温州。白承恩翻白沙岭沿金潮港进军瑶庄、咸芳、湖岭、潮基。同年三月在大岭巧设荷包阵,用童子军诱瑞安白布会首领孙诒谷(孙诒让兄)所部1000人陷入包围被歼,孙诒谷逃至潮基桃溪(陶溪)广照寺被太平军击毙。后太平军东下攻瑞安,途经陶山,在夺取雷溪桥战斗中,中白布会及官兵的埋伏,白承恩被抬枪击中,牺牲于张染(今陶山镇)。


本帖最后由 白建贤 于 2012-10-10 16:13 编辑


白承恩.jpg

白承恩的忠骨,原埋于雷桥东侧,后经他的族人迁归故乡湖窦安葬。这位族人名叫白仁贤。





本帖最后由 白建贤 于 2013-4-2 15:18 编辑


将军墓.jpg
将军墓.jpg

天福亭
天福亭.jpg

幼主诏旨
幼主诏旨.jpg
上一篇:白圭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白文岐 2011-1-11 19:30
引用 白建贤 2011-1-13 13:12
悼白承恩将军
白圭

旗扬白字指东南,莫测风波落瑞安。
李广数奇徒射虎,桃娟命薄未乘鸾。
英名不见登宗谱,佳话传来载稗官。
革命光辉今透露,史家访到看岚垵。
引用 白建贤 2011-1-13 13:13
太平天国白承恩将军
白昭

义旗忿起大江东,奋战沙场浴血红。
声震清廷惊破胆,名彰天国著勋功。
风雷恸惜桃花谶,日月光辉马革终。
史笔春秋予借鉴,不能成败论英雄。
引用 白建贤 2011-1-13 13:14
谒故里白承恩墓
白光

雁山埋侠骨,敖水育将军。
天国硝烟靖,桑田草木春。
驱车曾逐鹿,纵马欲擒云。
百战身先卒,归来壮士魂。
引用 白建贤 2011-1-13 13:15
纪念太平天国将领白承恩
白洪禧

气壮山河,热血洒桃花,千秋敬仰。
光昭日月,头颅殉天国,万古流芳。
引用 白建贤 2011-1-13 13:16
白承恩墓前天福亭联
白圭

碧血丹心昭日月,
英风浩气壮山河。
引用 白建贤 2011-1-13 15:03
本帖最后由 bjx1771 于 2011-12-6 16:25 编辑

白桃花传说

       白承恩在兄弟中排行第三,家乡人都叫他老三,小时候酷爱武术,因为家境贫穷,没钱拜师,毎天晚上都到村里的拳馆看拳师教拳,一看就是大半夜,久而久之也学了几招,白天一有空就在家后山的山坡上练了起来。
      一天中午,白老三练得满头大汗,疲惫地躺在大村下睡着了,朦胧中有位童颜仙发的老人对他说:“你是个将材,要想成才光这样练是不行的,现在我教你几路刀枪剑戟。”说完,老人就舞动手中的拐杖教了起来。白老三也真够聪明,一学就会,一个时辰就把老人所教的学好。最后,老人说“你是桃花神转世,命犯桃花,今后遇桃花即避,切记!切记!”。白老三醒来之后,老人就不见了,但所教的招式记得清清楚楚。于是就按老人所教的一招一式苦练起来,功夫大有长进。
      是不是将材白老三不与理会,但“命犯桃花,遇桃花即避”却牢记在心。他桃花林不去,桃花岭不走,桃花渡不过。甚至连名冠“桃花”的事和物也十分禁忌。有一回,有人向老三提亲,当得知该女名桃娟小名阿花时,“桃娟”“阿花”合起来不就是“桃花”吗?老三谈虎色变,立即谢绝。
后来。白老三成为太平天国的一位将领,为支援金钱会,率先头部队进军浙南。在瑞安雷桥中敌军埋伏,身负重伤,不省人事,被抬到邻近村庄时,迷迷糊糊中问士兵这是什么地方,当士兵回答是“桃花垟”时,白老三大叫一声:“我命休矣!”口吐鲜血一命归天。
(白洪祉搜集整理)
引用 白建贤 2011-1-14 15:31

DSC01305.JPG


引用 白建贤 2011-12-6 16:02
本帖最后由 bjx1771 于 2011-12-6 16:24 编辑

瑞安洪炳文民国五年为白承恩写的小传

伪封通天王白承恩小传


白承恩小名老三,平阳人,少习星命,挟术游江湖间。咸丰初年,途中投入发军。夜梦神告之曰:“尔有封王之分,愿自爱也,但命犯桃花,若地有以是名者,不可过,过者有损”云,白异而记之。后以术干主帅,帅奇之,用为参谋,俾领兵。后以功晋封王①。洊升之骤,莫知其繇。庚申之岁,两浙屡陷于贼,省垣不守,惟衢与温未下。议筹防者谓温、处两壤不妨畀之以饵贼,以知悍寇深入无外援。同治壬戌正月,白遂领大股粤军,由婺之东阳小路而来,不敢过桃花岭,从神诫也。意欲归故乡划江自守,北括南闽皆可与发军联络,计良是。其入温也,领右旗,其别将领左旗,左披山,右攻城,均由白沙岭、太平岭分道入瑞境,是为残匪寇瑞解围之明年也。匪党以张观察给头目之免死牌呈之白,白信之,匪首愿为向导,以探瑞之虚实,白皆知之。未至潮至以前,先遣左哨略地至北郭及东门,与城中民兵出接战而退,副将黄载清驰骑出,马陷阵,贼逼之,以洋枪毙二贼,二卒以矛杠马起,斩首系马鬃归。于是城守者知贼易与,屡开城出战,多有斩获。
白既至潮至,欲率右哨马队长驱至城下,而虑雷桥要地,必有兵扼守不得过,先止于相距二三里之村落,以改动静。雷桥者,后依山,前面江中多竹树,桥亘其中,为潮至入城必由之路。千戎项国荣名麟甫,奉主帅命,率牌手精兵百人扎其地,防贼东下。千戎知寇众我寡,非深藏自匿,必为敌窥破,因令叠牌为团阵,藉竹树为隐蔽,架抬枪以待。白出阵前望我军,心异之,欲纵马夺桥而过,千戎急放枪,马上人应声踣,众争夺之去。此百人者咸大呼,呼声震山谷,寇众惕而少却,千戎卒以兵少,不敢返,又不敢退,退则寇窥我虚实,马队追蹑,无噍类矣。父老顶香出留千戎,千戎曰:“我住此地,久者为彼探知,无益于若而有害于吾,不如以计阻之。”父老从其言,千戎得振旅返,寇果不再来。后知堕马者即白老三,乃渠帅也,其功为大力者冒之以去云。白既死,军心遂乱,余党四散,其别股在西乡迤南马屿各处,先一日为民团兵勇夹攻,无去路,率多赴水,死者万余人,江潮为之不流。生擒者七千余人,获马数十匹。吾邑之有马种孳生,自此始也。
先是辛酉冬,钱匪围城十一昼夜,城绅具洋蚨诣广艇,至则围立解。至是发军屡围攻,日夕挑战,复循故事,诣闽之红军船,司令官为吴镇军鸿源,率舟师七十只泊飞云江,白登高望之,曰:“此城三面临江,舳舻相接,陆有兵勇民团互相救应,难以下手,我其空来矣!”又扬言于众曰:“只有骗城,无攻城之理。”盖至是而划江自守之策,亦自知不可行矣。
初钱匪焚福鼎,邑宰哭诉于制府,故制府命记名提督秦如虎统兵至,至则匪已势衰。而发军又来犯,遂赴郡防守。壬戌正月晦,括寇果从太平岭至西郊,月余后,牒知发军中渠魁,有旧为秦军统下者,自言主帅在此,三月后当自去,不敢抗拒也。但我去后,有平邑人姓白名承恩者,人皆呼之白老三,现封通天王。所领人马,连营有七百里之遥,吾主帅当格外提防之。至三月间,白果至,以其欲招抚瑞、平,为自守计,故注意在瑞。至未两月,身死兵溃,右旗一军全归覆没。钱匪之在大峃山谷观衅者,发军以右旗之败,诬其紿己,又相争哄,杀伤数百人。左旗遂由大合岭入青田,返金华。其村民之为其胁入者,皆脱归。秦军在郡招抚,股首投诚者颇多。至五月间,发军一律肃清,吾邑遂无兵祸云。

野史氏曰:白初至潮至,有大姓某耕读为业,与白有旧,知白已封王,思依附之,藉其庇免遭剽掠也。设席招之饮,询悉未订婚,乃盛妆其女出见,为之行酒,微露通婚意。白见女悦之,酒酣意渐昵,亦自忘其威重矣。许为委禽焉。某大喜,以为他日当为椒王戚也。酒阑,白忽询女之小字,女以桃花名对,白遂变色起,托他故避席,辞以异日。某不解所以,唯唯而已。白去之明日,遂有雷桥之事。询之,地名为“桃花垟”,白忆神语,乃叹曰:“此定数也,殆死于此矣”。遂殒。盖梦示云云,乃在此而不在彼也。既死,遗命即葬其地。昔时颇著灵异,今其冢尚在,过者皆称为王坟云。志此以为世之行兵及习星命者进一解焉。

时在民国五年丙辰孟秋月朔日,花信楼主人志。

又曰:吾瑞属水师,原有兵舰七艘,时出哨洋。咸丰庚申五月初八日,突为粤艇匪袭掠而去。坐驾官项千戎中弹伤股,赴水遇救而免。匪统之攻郡城,劫商船,洋领事牒轮船击毁之于状元桥。事详《永嘉志•兵事类》。瑞遂无舟师。次年辛酉,钱匪渡江多用龙舟或小船,往来飞云,如入无人之境。以故漫及湖乡,胁从益众,势愈张。又引石子岙贼艘入江口。舁大炮于隆山,俯击城中。至是,孤城斗大,外援绝矣。及城绅请广艇至,匪急遁。其在湖乡者,悉为村民所杀,靡孑遗。自是匪势遂衰。兵勇且往烧南岸巢穴,匪不自安,乃往投发军,引之入,甫围城,绅民又请闽师船至。白见水陆有备,阴有退志,其别股之在马屿者,几尽歼焉,数日而白亦死。
闻白为人善驭下,不斗力而斗智,性不喜杀人,多为之用。其不克渡江至平者,以水师为之阻也。光绪庚子六月,拳匪倡乱,南岸钱匪后人竞起欲报复,声言渡江入城,旋以江有水师不敢渡。盖数十年来无水师之弊如彼,有水师之效如此。蒙另有论著,不系于此编,附录之而为后之议防城者,为前事之师云。
光复之际,拳匪余孽又欲蠢动,终以江中泊有小兵轮,不敢肆劫。

录旧作《瑞安兵事历史小传》。

(录自民国六年三月廿五日第七期《瓯海潮》周刊)

引用 白晶曦 2012-2-5 23:23
旗扬白字指东南,莫测风波落瑞安。
引用 白建贤 2012-2-14 13:07
本帖最后由 bjx1771 于 2012-2-14 13:12 编辑


广照寺

太平军是为解天京之围,开辟浙江战场以牵制清军的。年初,侍王李世贤、指挥李尚扬部向温州发动钳形攻势。东路军由台州黄岩出发,经大荆、白溪占领乐清,直抵温州府城。西路军兵分两路,一路从青田出发,越天长岭,逼近温州,另一路由白承恩率领,绕道瑞安北上抵温。孙诒谷遭遇的就是白承恩部。
  太平军用兵善于计谋,非金钱会之辈可比。只见竹林中跑出几十个童子军,摇着旗儿,手舞足蹈,张口大骂。孙诒谷哪里受得了如此辱骂,举起长矛便追。童子军七拐八弯逃得无影无踪。孙诒谷拍马回阵,那恶毒的辱骂声却又大声响起,这回是女营的娘子军在喊,其音尖利,声震山谷。孙诒谷哪里忍得下这口气,转身又追。如此三番五次,孙诒谷已被诱入古刹广照寺,回头一看,已无一人随行,原来他的马快,把众多团勇都甩在后面了。
  寺中空无一人,兵荒马乱,想是和尚也逃难去了。没有诵经之声,没有香烛缭绕,黑洞洞的殿宇空寥神秘。见佛祖虽浑身披尘,却依然慈眉善眼,孙诒谷顿时心生感激,放下手中的长矛,伏身叩拜。
  “孙诒谷,你死到临头,还装虔诚。”一声喝令从殿宇高处响起。
  孙诒谷翻身跃起,背靠佛祖塑身,抬头寻找发出声音的地方。
  “孙诒谷,你杀了我们多少兄弟的性命,今天,抵命的时候到了。”
  孙诒谷眼前一黑,感到这殿中有无数双仇恨的眼睛逼视着自己。他明白自己中计了。
  “男子汉大丈夫死何所惧,只是快快到寺外决一死战,免得玷污神灵。”孙诒谷横矛怒喝。话未绝声,只见乱箭如蝗虫般射来,粘糊而又温热的血液,从撕裂开来的皮肉中喷薄而出。孙诒谷大喊一声,倒地气绝。

引用 白建贤 2012-2-17 21:14
本帖最后由 bjx1771 于 2012-2-21 20:49 编辑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清同治元年(1862)二月二十六日,太平军侍王李世贤(驻军金华)麾下将领白承恩(1833~1862),平阳腾蛟湖窦人,又名老三,在太平军中积功封天朝九门御林开朝勋臣天燕,又晋通天福,奉派进军温州。白承恩翻白沙岭沿金潮港进军瑶庄、咸芳、湖岭、潮基。同年三月在大岭巧设荷包阵,用童子军诱瑞安白布会首领孙诒谷(孙诒让兄)所部1000人陷入包围被歼,孙诒谷逃至潮基桃溪(陶溪)广照寺被太平军击毙。后太平军东下攻瑞安,途经陶山,在夺取雷溪桥战斗中,中白布会及官兵的埋伏,白承恩被抬枪击中,牺牲于张染(今陶山镇)。
引用 白建贤 2012-2-17 21:15
本帖最后由 白建贤 于 2012-10-10 16:13 编辑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引用 白建贤 2012-2-21 21:01
白承恩的忠骨,原埋于雷桥东侧,后经他的族人迁归故乡湖窦安葬。这位族人名叫白仁贤。
引用 白建贤 2012-3-8 15:41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引用 白建贤 2012-3-8 15:42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引用 白晶曦 2012-4-25 14:28
白承恩统率大军从潮至出发,长驱直 指瑞安县城
引用 白晶曦 2012-7-4 14:27
你是桃花神转世,命犯桃花,今后遇桃花即避,切记!切记!”
引用 白晶曦 2012-7-6 16:41
旗扬白字指东南,莫测风波落瑞安

查看全部评论(2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