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白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中华白氏网 门户 查看主题

中国榜头白氏传说简介

发布者: 白建贤 | 发布时间: 2014-10-31 14:50| 查看数: 3497|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马上注册,认识更多宗亲,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白氏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白建贤 于 2014-10-31 14:54 编辑

中国榜头白氏传说简介
      榜头白氏有裔二十万众,分佈于祖籍地周边、温州、台湾、海外各国。是全国最大一支谱牒齐全自始至今均有记载之宗谱者家族。虽然如此,但由于各种原因,许多族人不知自家家族历史。本文为普及榜头白氏常识而写,仅介绍榜头白氏简史及传说,旨在使读者尤其不愿看长文、古文的年轻一代,对榜头白氏特别是祖宗在榜头本地的情况有个大概了解,分徙各地后适当略述。对史事,凡有案可考者籍之,无据可查者则辅以家族传闻。进一步了解请阅读本书各自专文。
     白氏本是中国北方姓氏,中国白氏之起源,众说纷纭,见本书族史部分族贤凤毛先生之叙述,本文不予介绍。据旧谱记载,榜头白氏起源于福建同安县从顺里三都二图瓦窑之同安白氏。元初,原居江西南昌府网巾巷之我鼻祖白兴公之父或祖父因到泉州府任理刑官,兼理同安事务,遂落籍于同安窑头,但具体入闽时间、详情未明。鼻祖白兴,字雨浡,号苗庵,生于大元至元年间(约公元1335 至1340间,具体生卒年月未详)。《同安县志》第六卷载“大明洪武廿九年(公元1396 年)首诏抡才,白讳兴膺乡荐为同安开乡科之首,任南京国子助教”。明万历年间(修谱后)族人于残篇中检得传胪(殿试二甲第一名称传胪)李焻为我鼻祖兴公所作的墓志铭称:“同安乡进士白兴,以易起家,长应苟,绍父业,怀土而居,苗裔盛流,次应和,能读父书,登永乐戊戌进士,任广东琼州安定县知县,既而旅寓京畿,官柱史(朝廷殿前记事官,因长立于廷柱下被称为柱史),宦四方者多出其宗,因建言廷杖,遣戍居庸,幸兴公有女(即谨舍)入京辩本,奉旨倒本,无事发回本乡……(中断),三应顺,邑文学,亦自废,栖于安溪依仁,别号逸宇,是为榜头白氏始祖”。此则同安白氏我榜头派。而长祖伯应苟之属则因后裔据说徙迁常州被称为常州派,次祖伯应和(尚德)则因官于京畿而落籍,被称为京畿派。至于兴公前、兴公父亲祖父之前之情况,至今未能定论,不敢妄说,有待后来者研究解疑。
     当时居住于同安窑头的有三个大姓,林、白、叶,传说我祖姑习武,色艺俱佳,胆识过人,终身不嫁。曾有林姓公子调戏祖姑,被祖姑踢死,林姓因此怀恨。而大姓中只有白姓出了进士白尚德(即次祖伯),林、叶二姓认为窑头风水为白家独得,所以二姓联手对抗白姓,在白姓水井中暗藏兵器后报官,诬陷白姓蓄谋反叛(如今还可以看到同安白氏祖宇的大门被他们堵住)。加之永乐廿二年(1424年),次祖伯尚德公在京建言遭廷杖(提建议遭皇帝责打处罚),被贬守居庸关,在同安的兄弟迫于上下压力,怕受牵连,举家四散避祸。我祖应顺(即逸宇公)仓促带著子孙全家十口出逃,逃难中又被兵勇所追,值路边村落在演戏,逸宇公让家人混入看戏人群,值戏台上田都元帅出场,逸宇公原并不知是何人物,只是默求保佑,子孙万代都将供奉不息,因幸而避过一劫而得知此为田都元帅。这就是我族奉田都元帅为祖佛之原因,在榜头即祖宇前行宫中之神像,被我族人称为田相公、相公公。现在除温州外,所有榜头白氏都供奉着田都祖佛。戏场散场后,逸宇公主动帮忙戏班挑傀儡箱担冒充戏班人员、携带田都元帅、带领家人躲过追兵耳目。逃到清溪(即今安溪)榜头后落脚,初居依仁里福海后林,以垦殖养家。这就是榜头白氏别于其他姓氏有着明确起点的具体年份——1424年的原因。
虽然后来尚德公一事有祖姑谨舍“入京辩本,奉旨倒本”,皇上意识到自己搞错了,不仅“无事发还本乡”,且祖姑也被皇上册封为白氏夫人(后白氏夫人曾立庙,神像深得当地崇拜,据说十分灵验的,(夫人庙后毁于虏患,至今未重建,)如此,白氏族人可以重新翔集回归祖地(祖姑此举实是救族之举也,我辈当记之丰功),但因我祖逸宇公在榜头已站定脚跟,兼之与窑头林叶不和,遂在榜头不思再回同安了。可惜的是长祖伯应苟后裔重回同安,终因与林叶矛盾,最后还是再度离开同安,至今后裔杳无消息。当时,到我榜头白氏七世时,尚有后裔在同安,我七世秀山公曾为同窗。后来据说迁徙至常州一带,但并无确据,我们也只能是据传闻姑且称之为常州派而已。
      次祖伯遭贬三年后(1427宣德二年),又被任命为广东省琼州府定安县知县。在其上任前一年(即宣德元年)逆贼王观苟洗劫定安县,大火烧毁整个定安城,而城东程氏家族竟安然无恙。次伯上任后修筑县城,重建县衙,重修县学等,《定安县志》、《琼台志》均记载其事迹,不愧一位勤政爱民的好官。因在查究王观苟匪案时涉及程氏家族,致惹怒程氏族人(定安县城内城东程氏人多势众,是当地大宗强族,程氏族人自洪武至明末隆庆间在京、在省、在乡文官武职二十多人)。遭受时任南京旗手卫经历程祜暗算,程祜奉旨钦差巡察军库,巡视回乡,以莫须有罪名杀害尚德公。(据《琼台志》在皇朝知县项下说明,“白尚德同安进士,后与乡官旗手经历程祜争诉从戎”。而程氏家谱却记载“祖之孙显祜进士,奉旨钦差巡察军库,任南京旗手卫经历,巡视回乡,知县白尚德暴行苛政先斩后奏”)。程杀人灭口,实乃以杜绝案情追查,避免暴露程氏涉案根底。一位外来尽忠尽职之文职小官就这样无辜地受诬陷,惨遭杀害,从而铸就了千古沉冤。次伯遇害后,身边随任的一妻一女由琼回厦,闻知在同安的伯应苟、叔应顺均已逃难星散,举目无亲,乃悟世道昏暗,遂捐资在厦建两寺(即释仔寺),母住上寺,法号心白,殆明己志,以其不忘夫姓也。女住下寺,供奉大士、法号自性,母女双双遁入空门了却终生。清光绪六年,旅厦宗亲梅扬、灼德等人说,“次伯后裔直隶人,为次伯妻女两寺之事到厦门认亲”,厦门宗亲恐其有假,要求提供家谱证明身份,后竟一去未回,其实,次伯后裔因为当年驻守居庸关有功,入过旗籍,虽后裔众多,但因为跟榜头不通谱,是拿不出跟榜头一样的谱的,此是后话。但,虽如此,被称为京畿派的次伯尚德公的同安白氏这一支,在京畿的人数如今应该也有十几万,只是无法联系而已。如今京畿无法辨明自己所属的白氏,很大一部分应该是次伯的京畿派。
     唯我榜头白氏由于我祖逸宇公落籍榜头后谨慎处世,勤劳垦殖,深得当地人认可。当时,榜头大姓施氏,先我白氏落户榜头,聘有风水先生,因逸宇公父兄书香世家,学问渊博贯通古今,与施姓所聘风水先生言谈投机遂成好友,因施姓主妇待其薄,遂将当地与施姓并列之竹排穴风水地(即祖宇处)献给白家,作为白氏厚待其的回报。此地穴建屋背靠大山面临温泉,二世祖温泉公即因此而以泉为号,所谓人因泉名、泉因人重者也。此地进前十尺三宰相,退后十尺三斗芝麻丁,白家祖妈选择退后,白氏遂成今日之气候。逸宇公入安时已年届六十又一,未几,年六十五而卒。膝下二子,长温泉,次华泉。祖叔华泉因嫌后林地处山乡,非广大之谟,离群索居,决心莺迁,因于宣德八年(公元1433 年)率家南迁到南安十八都去(一说南安廿八都,虽传闻如此,竟然毫无消息,至今不见其后人,连同长一辈的二位祖伯,我族称之二伯一叔,其后裔均无下落),温泉公不愿远离桑梓以弃父母坟茔,因留下来。然生齿渐蕃,旋觉福海后林“管窥”(如同竹管中看出去一样小),终于不足容纳,于是徙居于华封之上,从此,温泉公并子月溪、柳溪、碧溪、雪溪、少溪就以榜头之华汤为基地,垦殖经营,生聚蕃衍。
      人丁既多,华汤祖居无法容纳,就开始向附近地区发展。第三世五溪除次房柳溪、五房少溪均枯于二、四、五世外。
1.长房月溪公派下
长房长四世养浩公派下祖胜公携弟尾奴首先从安溪外出,到浙江(无下落)。
长房二四世兴祖公居山坪,后,五世居帑、居甡徙寮头。
长房三四世养静仍居下汤,
长房四四世岐山公就近在崎头发展,其后向大乾尾发展。
3.三房碧溪公深谋远虑,觉山坪土地丰隆可处而耕,且梧桐挺秀可卜文物,于是在取得林乌仔之业权后,即令四世五山之长坪山、之次梧山徙居于山坪,
三房长四世坪山后因数孙兴旺,又分头向临近地区发展。至五世,分徙于坑乾和后屈。
三房二四世梧山派下庆华分徙于芼岭脚、白芸、翠坑、西山、福地昔、田当、后垅和坑乾;庆辅(即裕斋)公后裔分徙观澜山、梧桐内、上汤和田当、下寨、西珩、尾头桥石峰口等地,如今是榜头白氏在安溪的主力军。
三房三四世仁山居下汤,后徙福海。
三房四四世寿山也居下汤,后徙龟山。
三房五四世福山最为碧溪公所钟爱,使居于宫兜,后其子孙扩展于庄尾崎、格丘等地。
4.四房雪溪早年移出徙温州,祖籍地无后裔居留,居于何处亦未见旧谱记载。以上四世率裔居住处原为祖居舍,今皆为各房派宗祠矣。而各世祖之茔陵,因后人岁岁祭扫,基本保存完好。其中鼻祖兴公墓尚无确处;一世逸宇公之墓坐落于虎头山(古楼山)之麓;二世温泉公墓位于棺岭头横磅山之田畔(俗称一字形);三世长房月溪墓位于福海后林,二房柳溪无后人,茔墓也不知所处,三房碧溪墓茔在福海院前田中,四房雪溪后裔离开榜头较早,茔墓久无祭扫,已不知所在,五房少溪无后人,附于二世庶妣茔旁,每祭祖,呼之与二世同席;四世尚存的墓茔有长房顺祖、兴祖、旺祖、祖养墓,长房全齐,三房坪山(三墓,三个儿子各修一墓)、梧山、仁山墓,寿山、福山墓不明。五世唯三房庆辅(敦斋)尚存留,今为安溪县文物保护单位。以下各世不再详述。详情见本书祖墓位置图。
     七世时,三房二派下文孔(即秀山)公在同安上学,因同学、(我们称之常州派的)长祖伯派下白廷出示长祖伯宗谱,说“吾祖与若祖应顺公伯仲兄弟也”,回家后告诉于六世守波公(三房三仁山公之孙)、六世松崖公(三房二梧山公之孙、庆辅敦斋公四子),于是,守波公、松崖公命秀山公“吾祖世系,既得其详,向之修者尚略,子其继续而备载之。”意即我们祖宗世系既然已经知道详情,以前修的还太简略,你负责继续修得详细点。于是,有了我榜头白氏宗谱之二修。可见以前的一修(贽轩薛先生所修),是很简单的,秀山公受命后所修的二修,实乃我族实质意义上的一修,奠定了如今我族宗谱的基础,其功不可没,我族宗亲不论何房何派人人皆得以仰之者也,是继祖姑谨舍救族之后之第二功者。继秀山公之后,三修为顺治八年(1651),三房二庆辅公派下九世汉都公主其事。修录至十一世,比前谱更为全面完整。且规定了吾族昭穆辈序。前此,昭穆是未统一的,都“几几乎乱其行序”了,汉都公鉴于此,“起而严辩之,方靡靡一唱同音”。而统一以“汉”为九世辈字。“汉”从水,继之水生木之“标”,标为木,木生火继之以“燝”,燝火生土继之以“坦”,坦土生金继之以“钦”,钦金生水继之以“汝”......如此水木火土金五行相生逐轮循环不已,步五行之相生、令我族永远兴旺者也。其时全族通行22 字。“世仁广仲(积)、迪(庆)国文学、汉标燝坦、钦汝梅灼圻、锡鸿植炳墀”是也。此汉都公之功也。后世各地曾有人更改辈序字,其实破坏五行相生,于族于家均无利,实不足取也。
     顺便说一声,秀山公之后裔,现存一支,在平阳腾蛟驷马,即汉赤派,现有人数3000余。另有疑似一支,旧谱载秀山派下三房九世妈荫移居广东海丰大德巷,但据查,海丰有500来人,未明系何属。所以确凿认定只有一支。腾蛟驷马原有秀山公祠堂,可惜如今破败不堪,2011年曾发起重建,只是借秀山公之名而已,其实已不是秀山祠堂。
     七世、八世、九世,是我榜头白氏在榜头、龙门地区全面开花的时期,是我白氏在依仁顺利发展的黄金时代。安溪县志大事记中有二处提及我榜头白氏,其一“1526 嘉靖五年大旱,木麻菽粟枯死,农作物歉收,米价昂贵,灾民饥困。白庆甫(即我三房二梧山公之次四世庆辅公)、白迪盛(即长房四岐山公之子四世添赐公)、白兴积(即三房五福山公)等42 人出粟助赈饥民。知县黄怿在龙津观前建义芳亭列名表彰。”足见我榜头白氏在自身发展的过程中,不忘社会责任之美德。其二是“1894 光绪二十年,四月,龙门人白拆益往厦门经商,途经泉州染鼠疫回家不日死亡。随后鼠疫蔓延乡里,流行全县。”我族自九世以后至十二世时,初则农军起义战火蔓延(稍前一个时期即嘉万年间,东南沿海还有倭寇之乱),继而外族入侵,官匪义军交相虏掠烧杀,吾族虽处于兴旺发展时期,仍不免死失流散同遭灾殃,加上历次水火,谱牒散失,久年无修,生死外流都失记载,观阅现存残谱,这一时期我族丁口损失过半,惨重之况令人不忍睹,是我白氏发展之受挫时期。至九世修谱时,三世祖五溪之中已失去三溪,有裔在安溪的仅长房月溪和三房碧溪。时,祖籍地由于丁齿日增,而生息存容之地日渐狭窄,为图谋生存,吾族转而向安溪之外发展。
      向外扩展的首选地是温州,只因为温州离祖籍地较近,而且相对于安溪,当时还算较好。自1601万历廿九年三房长派下文静公、三房二派下文祉公一行出徙温州平阳宰清乡四十二都驷马村(今平阳腾蛟驷马)起,继而1629 崇祯二年明台公、1632 崇祯五年汉选公相继徙迁平阳,之后,陆续有八世良盛、九世汉石、汉鼎、八世学恕、居期九世汉赤、汉成、十世标拔、十一世元享、九世汉择、十世标廷、标起等均徙迁温州,在异乡另辟蹊径,终于至今形成今日全族最大的聚居区域,人数之众多甚而改变当地的语言,形成独处浙江至今仍然的闽南语方言岛,众多的村落甚至连地名都改用了祖籍地福建的同名村落。
     平阳被我白氏遍布之后,枝蔓又向着更远地方,于是苏南浙北诸如杭州富阳、余杭、德清、安吉、长兴、武康、湖州、嘉兴、吴兴以及苏南之宜兴溧水溧阳等地,因为太平天国战事留下的地域空隙又成了我族明台、文静等派系的扩展空间,一样的在当地形成闽南方言岛。具体派系人数见本书专文。但,温州毕竟还是国内,天灾依然,人力所不可更。人祸照旧,官匪一样频仍。由于温州的饱和和同样的天灾人祸,最关键的是五口通商口岸的打开,使我族有了向海外发展的机会。
      族人走出榜头,首先到达的是厦门,除一部分滞留厦门以外,大部分徙往隔海的台湾。其实,向台湾移民早就有之。《台湾通史》载:“历更五代,终及两宋,中原板荡,战争未息,漳泉边民,渐来台湾,而以北港为互市之口。”至明代后期,移居台湾迅速增多。族人乘帆船到台湾也就一天的时间,有採取农忙时在台湾垦殖、农閒回榜头的做法,也有定居的。台湾地跨北、回归线,具有热带、亚热带气候特点,更适宜于垦殖,是理想的生存地。榜头白姓入台湾最早者有“两说”:一是明末;二是清顺治、康熙间。《台湾通志》(1969 年6 月版)载:“白氏入台,始自明末。”《安溪县志》(1994 年4 月版)载: “明万曆年间(1573~1619 年),龙门榜头裔孙白圭,移住台湾旗后(今高雄市)盖寮捕鱼。”安溪榜头《白氏族谱》(1989 年12 月版)载:“最早迁居台湾的,是九世的福海宗亲白家节,约当顺治末康熙初,郑成功收复台湾时,家节即徙迁台湾的鹿港。”此后,榜头白氏纷纷迁台。《安溪县志》等书载:“清代,安溪人迁台开垦者不少,仅龙门榜头白逸宇派系迁台达200 多人。”白氏族人渡台,大部在彰化、台中、南投一带。久之,定居人也渐多了。明崇祯元年(1628 年),郑芝龙归顺明朝,又遇福建饥荒,在福建巡抚熊文灿支持下,先后招募泉漳一带饥民数万,“人给银三两,三人给牛一头”,到台湾西部垦荒。白姓入台自明末至清初康熙、乾隆年间为最多,对台湾的中部当时之彰化县属(即现在之彰化、台中、南投)之垦殖,和北部之淡水厅属(现在之台北市、台北县)之山地垦殖,其功不可没,且白姓与他姓不同,均来自福建省泉州府安溪县依仁裡榜头市白氏各村社,因为福建省,只安溪榜头有白氏聚族而居,因此来台之白氏族人,祖源统一,清一色是榜头白氏之派下裔孙,初期渡台者,大都同乡之堂兄弟或堂伯叔结伴或互相引援渡台的。有的年青渡台垦殖,年老落叶归根又回故里,将垦拓田园移交青年子侄辈继承。既立业又成家者,也就一代传一代以农为主业。因此在台之白姓族人后裔,常有同房派族人,均聚集在同一垦殖区或附近,以达到守望相助互相往还之目的。根据1967 年的资料,笔者粗略统计一下,全台31069 人白姓,明确表明自己来自榜头的佔82%,其馀表明自己“外省籍”的比如温州过去的,其实大部分也是榜头白氏,加上这一部分的比例,榜头白氏在台湾白氏中应该佔92%左右。只有广东籍、山地籍合起来一千多人不是榜头白氏。当今台湾总人口2341 万(2014 年9 月官方统计),根据台湾白姓佔台湾总人口的比例,时下台湾白姓应该有5.5 万人,也就是说,在台榜头白氏已经超过5 万人。
      族人除了徙迁温州台湾外,徙迁海外的族人大量涌向东南亚,先后依次为缅甸、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泰国、越南、新加坡、日本、美国、澳大利亚等,族人最早徙海外的目前已知的为1853 清咸丰三年十五世白天驻徙缅甸。海外榜头白氏由于居住国的文化影响,许多人对家族的观念已经淡薄,新、马、泰等东南亚国家白氏因于徙自榜头,宗谱大都与榜头接轨,日美澳等国则由新加坡转徙,所以新加坡自然不仅是地理上的中心,也成为海外各国白氏思想、观念的中心。
      清同治年间(公元1862-1875),新加坡已经有白氏族人足迹,当年中峇鲁四脚亭福建公塚,已有白氏族人埋葬该地坟墓,墓碑石所刻年代,为清同治六年(公元1867),距今已一百一十馀年。当时新加坡殖民地政府,缺少劳工开垦,华人深受吸引,纷纷南渡。继后民国初年,闽南民军扰乱,促成外迁者不少。民国十一年(公元1922),闽南民军争霸地盘,侵入榜头地区,白氏族人厝宅遭焚毁者,不计其数。族人流离失所,竞相逃命,南来于东南亚各地者尤多。公元1933 年,旅星族人日众,为敦宗睦族,促进互助友爱,爰发起组织“香山白氏公所”。迨至1941 年12 月8 日,日本南进,太平洋战争爆发, 1942 年2 月15 日,日军攻陷新加坡,会员四散避乱,会务遂告停顿。会所文件簿册,亦丧失殆尽,致有关战前会务状况及资料,均难以稽考。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新加坡地区经数年战火浩劫,百废待兴。1948 年各地商务已恢复常态,商业日渐发展,白氏族人起而发动复兴白氏公会之举,并由白双福献议,以大坡那谷街廿二号(俗称玻璃后)其住所前楼设为会所,族亲热烈赞同进行筹备,重新登记会员,呈请注册立案,定名为“香山白氏公会”会员一百余人,于1949 年3 月27 日举行成立大会,是为战后第一届,首届主席白锡澄。1976 年,族亲白锡平、白清泉、白志勇等,因鉴于配合时势所需,奠定公会健全基础,乃出马号召购置会所,购置了仰光路二一一号新会所。1978 年后,公会资助家乡修交通、办学校,创办大量社会公益事业。1986 年12 月出版《新加坡白氏公会五十周年(1933~1983 年)纪念特刊》。1989 年12 月编修、出版《福建省安溪县榜头白氏族谱(简谱)》。1999 年9 月出版《榜头白氏祖德流芳》专辑。2008 年出版四卷本《福建省安溪县榜头白氏族谱(详谱)》。今新加坡白氏公会由长房二顺坪公派下汉聘派十九世白敬平任主席。由于海外族人长期处于所在国的文化氛围,远离了中国文化,他们接受的是西方教育,所以大部分年轻一代缺乏“祖”国之意识,尤其是对于家族这一方面,中西方的观念是有很大差异的。对于中国家族的敬祖尊宗方式、家族观念、家谱更是缺乏了解,为使后辈子孙知根识祖,追思祖德,以新加坡白氏公会为首的各国榜头白氏宗族组织不仅在这些观念问题上做了大量工作,促使年轻一代爱祖爱宗,对祖籍地的发展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2003 年7 月组织投资集团,拟投资2.36 亿元在安溪创办福建天湖生态旅游休闲中心,规划用地面积1600 亩。同时,与上海的一家实业公司依託休闲中心,投资2.05 亿元在龙门镇桂林村猴佛山投资创办福建天湖动植物生态园,规划用地面积2500 亩。




                                                                                                               三房二汉择派下十九世孙  白桦


                                                                                                                            温州2014 甲午秋

最新评论

白建贤 发表于 2014-11-1 09:44
本帖最后由 白建贤 于 2014-11-1 09:51 编辑

                                                     中國榜頭白氏傳说簡介
        榜頭白氏有裔二十萬眾,分佈於祖籍地周邊、溫州、臺灣、海外各國。是全國最大一支譜牒齊全自始至今均有記載之宗譜者家族。雖然如此,但由於各種原因,許多族人不知自家家族歷史。本文為普及榜頭白氏常識而寫,僅介紹榜頭白氏簡史及傳說,旨在使讀者尤其不願看長文、古文的年輕一代,對榜頭白氏特別是祖宗在榜頭本地的情況有個大概了解,分徙各地後適當略述。對史事,凡有案可考者籍之,無據可查者則輔以家族傳聞。進一步了解請閱讀本書各自專文。
      白氏本是中國北方姓氏,中國白氏之起源,眾說紛紜,見本書族史部分族賢鳳毛先生之敘述,本文不予介紹。據舊譜記載,榜頭白氏起源於福建同安縣從順里三都二圖瓦窰之同安白氏。元初,原居江西南昌府網巾巷之我鼻祖白興公之父或祖父因到泉州府任理刑官,兼理同安事務,遂落籍於同安窰頭,但具體入閩時間、詳情未明。鼻祖白興,字雨浡,號苗庵,生於大元至元年間(約公元1335 至1340間,具體生卒年月未詳)。《同安縣誌》第六卷載“大明洪武廿九年(公元1396 年)首詔掄才,白諱興膺鄉薦為同安開鄉科之首,任南京國子助教”。明萬曆年間(修譜後)族人於殘篇中檢得傳臚(殿试二甲第一名稱傳臚)李焻為我鼻祖興公所作的墓誌銘稱:“同安鄉進士白興,以易起家,長應苟,紹父業,懷土而居,苗裔盛流,次應和,能讀父書,登永樂戊戌進士,任廣東瓊州安定縣知縣,既而旅寓京畿,官柱史(朝廷殿前記事官,因長立於廷柱下被稱為柱史),宦四方者多出其宗,因建言廷杖,遣戍居庸,幸興公有女(即謹舍)入京辯本,奉旨倒本,無事發回本鄉……(中斷),三應順,邑文學,亦自廢,棲於安溪依仁,別號逸宇,是為榜頭白氏始祖”。此則同安白氏我榜頭派。而長祖伯應苟之屬則因後裔據說徙遷常州被稱為常州派,次祖伯應和(尚德)則因官於京畿而落籍,被稱為京畿派。至於興公前、興公父親祖父之前之情況,至今未能定論,不敢妄說,有待後來者研究解疑。
當時居住於同安窑頭的有三個大姓,林、白、葉,傳說我祖姑習武,色藝俱佳,膽識過人,終身不嫁。曾有林姓公子調戲祖姑,被祖姑踢死,林姓因此懷恨。而大姓中只有白姓出了進士白尚德(即次祖伯),林、葉二姓認為窑頭風水為白家獨得,所以二姓聯手對抗白姓,在白姓水井中暗藏兵器後報官,誣陷白姓蓄謀反叛(如今還可以看到同安白氏祖宇的大門被他們堵住)。加之永樂廿二年(1424年),次祖伯尚德公在京建言遭廷杖(提建議遭皇帝責打處罰),被貶守居庸關,在同安的兄弟迫於上下壓力,怕受牽連,舉家四散避禍。我祖應順(即逸宇公)倉促帶著子孫全家十口出逃,逃難中又被兵勇所追,值路邊村落在演戲,逸宇公讓家人混入看戲人群,值戲台上田都元帥出場,逸宇公原並不知是何人物,只是默求保佑,子孫萬代都將供奉不息,因幸而避過一劫而得知此為田都元帥。這就是我族奉田都元帥為祖佛之原因,在榜頭即祖宇前行宮中之神像,被我族人稱為田相公、相公公。現在除溫州外,所有榜頭白氏都供奉着田都祖佛。戲場散場後,逸宇公主動幫忙戲班挑傀儡箱擔冒充戲班人員、攜帶田都元帥、帶領家人躲過追兵耳目。逃到清溪(即今安溪)榜頭後落腳,初居依仁里福海後林,以墾殖養家。這就是榜頭白氏別於其他姓氏有着明確起點的具體年份——1424年的原因。
雖然後來尚德公一事有祖姑謹舍“入京辯本,奉旨倒本”,皇上意識到自己搞錯了,不僅“無事發還本鄉”,且祖姑也被皇上冊封為白氏夫人(後白氏夫人曾立廟,神像深得當地崇拜,據說十分靈驗的,(夫人廟後毀於虜患,至今未重建,)如此,白氏族人可以重新翔集回歸祖地(祖姑此舉實是救族之舉也,我輩當記之豐功),但因我祖逸宇公在榜頭已站定腳跟,兼之與窑頭林葉不和,遂在榜頭不思再回同安了。可惜的是長祖伯應苟後裔重回同安,終因與林葉矛盾,最後還是再度離開同安,至今後裔杳無消息。當時,到我榜頭白氏七世時,尚有後裔在同安,我七世秀山公曾為同窗。後來據說遷徙至常州一帶,但並無確據,我們也只能是據傳聞姑稱之為常州派而已。
      次祖伯遭貶三年後(1427宣德二年),又被任命為廣東省瓊州府定安縣知縣。在其上任前一年(即宣德元年)逆賊王觀苟洗劫定安縣,大火燒毀整個定安城,而城東程氏家族竟安然無恙。次伯上任後修築縣城,重建縣衙,重修縣學等,《定安縣誌》、《瓊台誌》均記載其事蹟,不愧一位勤政愛民的好官。因在查究王觀苟匪案時涉及程氏家族,致惹怒程氏族人(定安縣城內城東程氏人多勢眾,是當地大宗強族,程氏族人自洪武至明末隆慶間在京、在省、在鄉文官武職二十多人)。遭受時任南京旗手衛經歷程祜暗算,程祜奉旨欽差巡察軍庫,巡視回鄉,以莫須有罪名殺害尚德公。(據《瓊台誌》在皇朝知縣項下說明,“白尚德同安進士,後與鄉官旗手經歷程祜爭訴從戎”。而程氏家譜卻記載“祖之孫顯祜進士,奉旨欽差巡察軍庫,任南京旗手衛經歷,巡視回鄉,知縣白尚德暴行苛政先斬後奏”)。程殺人滅口,實乃以杜絕案情追查,避免暴露程氏涉案根底。一位外來盡忠盡職之文職小官就這樣無辜地受誣陷,慘遭殺害,從而鑄就了千古沉冤。次伯遇害後,身邊隨任的一妻一女由瓊回廈,聞知在同安的伯應苟、叔應順均已逃難星散,舉目無親,乃悟世道昏暗,遂捐資在廈建兩寺(即釋仔寺),母住上寺,法號心白,殆明己志,以其不忘夫姓也。女住下寺,供奉大士、法號自性,母女雙雙遁入空門了卻終生。清光緒六年,旅廈宗親梅揚、灼德等人說,“次伯後裔直隸人,為次伯妻女兩寺之事到廈門認親”,廈門宗親恐其有假,要求提供家譜證明身份,後竟一去未回,其實,次伯後裔因為當年駐守居庸關有功,入過旗籍,雖後裔眾多,但因為跟榜頭不通譜,是拿不出跟榜頭一樣的譜的,此是後話。但,雖如此,被稱為京畿派的次伯尚德公的同安白氏這一支,在京畿的人數如今應該也有十幾萬,只是無法聯繫而已。如今京畿無法辨明自己所屬的白氏,很大一部分應該是次伯的京畿派。
      唯我榜頭白氏由於我祖逸宇公落籍榜頭後謹慎處世,勤勞墾殖,深得當地人認可。當時,榜頭大姓施氏,先我白氏落戶榜頭,聘有風水先生,因逸宇公父兄書香世家,學問淵博貫通古今,與施姓所聘風水先生言談投機遂成好友,因施姓主婦待其薄,遂將當地與施姓並列之竹排穴風水地(即祖宇處)獻給白家,作為白氏厚待其的回報。此地穴建屋背靠大山面臨溫泉,二世祖溫泉公即因此而以泉為號,所謂人因泉名、泉因人重者也。此地進前十尺三宰相,退後十尺三斗芝麻丁,白家祖媽選擇退後,白氏遂成今日之氣候。逸宇公入安時已年屆六十又一,未幾,年六十五而卒。膝下二子,長溫泉,次華泉。祖叔華泉因嫌後林地處山鄉,非廣大之謨,離群索居,決心鶯遷,因於宣德八年(西元1433 年)率家南遷到南安十八都去(一說南安廿八都,雖傳聞如此,竟然毫無消息,至今不見其後人,連同長一輩的二位祖伯,我族稱之二伯一叔,其後裔均無下落),溫泉公不願遠離桑梓以棄父母墳塋,因留下來。然生齒漸蕃,旋覺福海後林“管窺”(如同竹管中看出去一樣小),終於不足容納,於是徙居於華封之上,從此,溫泉公並子月溪、柳溪、碧溪、雪溪、少溪就以榜頭之華湯為基地,墾殖經營,生聚蕃衍。
      人丁既多,華湯祖居無法容納,就開始向附近地區發展。第三世五溪除次房柳溪、五房少溪均枯於二、四、五世外。
1.長房月溪公派下
長房長四世養浩公派下祖勝公攜弟尾奴首先從安溪外出,到浙江(無下落)。
長房二四世興祖公居山坪,後,五世居帑、居甡徙寮頭。
長房三四世養靜仍居下湯,
長房四四世岐山公就近在崎頭發展,其後向大墘尾發展。
3.三房碧溪公深謀遠慮,覺山坪土地豐隆可處而耕,且梧桐挺秀可蔔文物,於是在取得林烏仔之業權後,即令四世五山之長坪山、之次梧山徙居於山坪,
三房長四世坪山後因數孫興旺,又分頭向臨近地區發展。至五世,分徙於坑墘和後屈。
三房二四世梧山派下慶華分徙於芼嶺腳、白芸、翠坑、西山、福地厝、田當、後壠和坑墘;慶輔(即裕齋)公後裔分徙觀瀾山、梧桐內、上湯和田當、下寨、西珩、尾頭橋石峰口等地,如今是榜頭白氏在安溪的主力軍。
三房三四世仁山居下湯,後徙福海。
三房四四世壽山也居下湯,後徙龜山。
三房五四世福山最為碧溪公所鍾愛,使居於宮兜,後其子孫擴展於莊尾崎、格坵等地。
4.四房雪溪早年移出徙溫州,祖籍地無後裔居留,居於何處亦未見舊譜記載。以上四世率裔居住處原為祖居舍,今皆為各房派宗祠矣。而各世祖之瑩陵,因後人歲歲祭掃,基本保存完好。其中鼻祖興公墓尚無確處;一世逸宇公之墓坐落於虎頭山(古樓山)之麓;二世溫泉公墓位於菅嶺頭橫磅山之田畔(俗稱一字形);三世長房月溪墓位於福海後林,二房柳溪無後人,瑩墓也不知所處,三房碧溪墓塋在福海院前田中,四房雪溪後裔離開榜頭較早,瑩墓久無祭掃,已不知所在,五房少溪無後人,附於二世庶妣塋旁,每祭祖,呼之與二世同席;四世尚存的墓塋有長房順祖、興祖、旺祖、祖養墓,長房全齊,三房坪山(三墓,三個兒子各修一墓)、梧山、仁山墓,壽山、福山墓不明。五世唯三房慶輔(敦齋)尚存留,今為安溪縣文物保護單位。以下各世不再詳述。詳情見本書祖墓位置圖。
      七世時,三房二派下文孔(即秀山)公在同安上學,因同學、(我們稱之常州派的)長祖伯派下白廷出示長祖伯宗譜,說“吾祖與若祖應順公伯仲兄弟也”,回家後告訴於六世守波公(三房三仁山公之孫)、六世松崖公(三房二梧山公之孫、慶輔敦齋公四子),於是,守波公、松崖公命秀山公“吾祖世系,既得其詳,向之修者尚略,子其繼續而備載之。”意即我們祖宗世系既然已經知道詳情,以前修的還太簡略,你負責繼續修得詳細點。於是,有了我榜頭白氏宗譜之二修。可見以前的一修(贄軒薛先生所修),是很簡單的,秀山公受命後所修的二修,實乃我族實質意義上的一修,奠定了如今我族宗譜的基礎,其功不可沒,我族宗親不論何房何派人人皆得以仰之者也,是繼祖姑謹舍救族之後之第二功者。繼秀山公之後,三修為順治八年(1651),三房二慶輔公派下九世漢都公主其事。修錄至十一世,比前譜更為全面完整。且規定了吾族昭穆輩序。前此,昭穆是未統一的,都“幾幾乎亂其行序”了,漢都公鑑於此,“起而嚴辯之,方靡靡一唱同音”。而統一以“漢”為九世輩字。“漢”從水,繼之水生木之“標”,標為木,木生火繼之以“燝”,燝火生土繼之以“坦”,坦土生金繼之以“欽”,欽金生水繼之以“汝”......如此水木火土金五行相生逐輪循環不已,步五行之相生、令我族永遠興旺者也。其時全族通行22 字。“世仁廣仲(積)、廸(慶)國文學、漢標燝坦、欽汝梅灼圻、錫鴻植炳墀”是也。此漢都公之功也。後世各地曾有人更改輩序字,其實破壞五行相生,於族於家均無利,實不足取也。
      順便說一聲,秀山公之後裔,現存一支,在平陽騰蛟駟馬,即漢赤派,現有人數3000餘。另有擬似一支,舊譜載秀山派下三房九世媽蔭移居廣東海豐大德巷,但據查,海豐有500來人,未明系何屬。所以確鑿認定只有一支。騰蛟駟馬原有秀山公祠堂,可惜如今破敗不堪,2011年曾發起重建,只是借秀山公之名而已,其實已不是秀山祠堂。
      七世、八世、九世,是我榜頭白氏在榜頭、龍門地區全面開花的時期,是我白氏在依仁順利發展的黃金時代。安溪縣志大事記中有二處提及我榜頭白氏,其一“1526 嘉靖五年大旱,木麻菽粟枯死,農作物歉收,米價昂貴,災民饑困。白慶甫(即我三房二梧山公之次四世慶輔公)、白迪盛(即長房四岐山公之子四世添賜公)、白興積(即三房五福山公)等42 人出粟助賑饑民。知縣黃懌在龍津觀前建義芳亭列名表彰。”足見我榜頭白氏在自身發展的過程中,不忘社會責任之美德。其二是“1894 光緒二十年,四月,龍門人白拆益往廈門經商,途經泉州染鼠疫回家不日死亡。隨後鼠疫蔓延鄉里,流行全縣。”我族自九世以後至十二世時,初則農軍起義戰火蔓延(稍前一個時期即嘉萬年間,東南沿海還有倭寇之亂),繼而外族入侵,官匪義軍交相虜掠燒殺,吾族雖處於興旺發展時期,仍不免死失流散同遭災殃,加上歷次水火,譜牒散失,久年無修,生死外流都失記載,觀閱現存殘譜,這一時期我族丁口損失過半,慘重之況令人不忍睹,是我白氏發展之受挫時期。至九世修譜時,三世祖五溪之中已失去三溪,有裔在安溪的僅長房月溪和三房碧溪。時,祖籍地由於丁齒日增,而生息存容之地日漸狹窄,為圖謀生存,吾族轉而向安溪之外發展。
      向外擴展的首選地是溫州,只因為溫州離祖籍地較近,而且相對於安溪,當時還算較好。自1601萬曆廿九年三房長派下文靜公、三房二派下文祉公一行出徙溫州平陽宰清鄉四十二都駟馬村(今平陽騰蛟駟馬)起,繼而1629 崇禎二年明台公、1632 崇禎五年漢選公相繼徙遷平陽,之後,陸續有八世良盛、九世漢石、漢鼎、八世學恕、居期九世漢赤、漢成、十世標拔、十一世元享、九世漢擇、十世標廷、標起等均徙遷溫州,在異鄉另闢蹊徑,終於至今形成今日全族最大的聚居區域,人數之眾多甚而改變當地的語言,形成獨處浙江至今仍然的閩南語方言島,眾多的村落甚至連地名都改用了祖籍地福建的同名村落。
      平陽被我白氏遍布之後,枝蔓又向著更遠地方,於是蘇南浙北諸如杭州富陽、餘杭、德清、安吉、長興、武康、湖州、嘉興、吳興以及蘇南之宜興溧水溧陽等地,因為太平天國戰事留下的地域空隙又成了我族明台、文靜等派系的擴展空間,一樣的在當地形成閩南方言島。具體派系人數見本書專文。但,溫州畢竟還是國內,天災依然,人力所不可更。人禍照舊,官匪一樣頻仍。由於溫州的飽和和同樣的天災人禍,最關鍵的是五口通商口岸的打開,使我族有了向海外發展的機會。
      族人走出榜頭,首先到達的是廈門,除一部分滯留廈門以外,大部分徙往隔海的臺灣。其實,向臺灣移民早就有之。《臺灣通史》載:“曆更五代,終及兩宋,中原板蕩,戰爭未息,漳泉邊民,漸來臺灣,而以北港為互市之口。”至明代後期,移居臺灣迅速增多。族人乘帆船到台灣也就一天的時間,有採取農忙時在臺灣墾殖、農閒回榜頭的做法,也有定居的。臺灣地跨北迴歸線,具有熱帶、亞熱帶氣候特點,更適宜於墾殖,是理想的生存地。榜頭白姓入臺灣最早者有“兩說”:一是明末;二是清順治、康熙間。《臺灣通志》(1969 年6 月版)載:“白氏入台,始自明末。”《安溪縣誌》(1994 年4 月版)載: “明萬曆年間(1573~1619 年),龍門榜頭裔孫白圭,移住臺灣旗後(今高雄市)蓋寮捕魚。”安溪榜頭《白氏族譜》(1989 年12 月版)載:“最早遷居臺灣的,是九世的福海宗親白家節,約當順治末康熙初,鄭成功收復臺灣時,家節即徙遷臺灣的鹿港。”此後,榜頭白氏紛紛遷台。《安溪縣誌》等書載:“清代,安溪人遷台開墾者不少,僅龍門榜頭白逸宇派系遷台達200 多人。”白氏族人渡台,大部在彰化、台中、南投一帶。久之,定居人也漸多了。明崇禎元年(1628 年),鄭芝龍歸順明朝,又遇福建饑荒,在福建巡撫熊文燦支持下,先後招募泉漳一帶饑民數萬,“人給銀三兩,三人給牛一頭”,到臺灣西部墾荒。白姓入臺自明末至清初康熙、乾隆年間為最多,對臺灣的中部當時之彰化縣屬(即現在之彰化、臺中、南投)之墾殖,和北部之淡水廳屬(現在之臺北市、臺北縣)之山地墾殖,其功不可沒,且白姓與他姓不同,均來自福建省泉州府安溪縣依仁裡榜頭市白氏各村社,因為福建省,只安溪榜頭有白氏聚族而居,因此來臺之白氏族人,祖源統一,清一色是榜頭白氏之派下裔孫,初期渡臺者,大都同鄉之堂兄弟或堂伯叔結伴或互相引援渡臺的。有的年青渡臺墾殖,年老落葉歸根又回故里,將墾拓田園移交青年子侄輩繼承。既立業又成家者,也就一代傳一代以農為主業。因此在臺之白姓族人後裔,常有同房派族人,均聚集在同一墾殖區或附近,以達到守望相助互相往還之目的。根據1967 年的資料,筆者粗略統計一下,全臺31069 人白姓,明確表明自己來自榜頭的佔82%,其餘表明自己“外省籍”的比如溫州過去的,其實大部分也是榜頭白氏,加上這一部分的比例,榜頭白氏在臺灣白氏中應該佔92%左右。只有廣東籍、山地籍合起來一千多人不是榜頭白氏。當今臺灣總人口2341 萬(2014 年9 月官方統計),根據臺灣白姓佔臺灣總人口的比例,時下臺灣白姓應該有5.5 萬人,也就是說,在臺榜頭白氏已經超過5 萬人。
      族人除了徙遷溫州臺灣外,徙遷海外的族人大量湧向東南亞,先後依次為緬甸、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泰國、越南、新加坡、日本、美國、澳大利亞等,族人最早徙海外的目前已知的為1853 清咸豐三年十五世白天駐徙緬甸。海外榜頭白氏由於居住國的文化影響,許多人對家族的觀念已經淡薄,新、馬、泰等東南亞國家白氏因於徙自榜頭,宗譜大都與榜頭接軌,日美澳等國則由新加坡轉徙,所以新加坡自然不僅是地理上的中心,也成為海外各國白氏思想、觀念的中心。
      清同治年間(公元1862-1875),新加坡已經有白氏族人足跡,當年中峇魯四腳亭福建公塚,已有白氏族人埋葬該地墳墓,墓碑石所刻年代,為清同治六年(公元1867),距今已一百一十餘年。當時新加坡殖民地政府,缺少勞工開墾,華人深受吸引,紛紛南渡。繼後民國初年,閩南民軍擾亂,促成外遷者不少。民國十一年(公元1922),閩南民軍爭霸地盤,侵入榜頭地區,白氏族人厝宅遭焚毀者,不計其數。族人流離失所,競相逃命,南來於東南亞各地者尤多。公元1933 年,旅星族人日眾,為敦宗睦族,促進互助友愛,爰發起組織“香山白氏公所”。迨至1941 年12 月8 日,日本南進,太平洋戰爭爆發, 1942 年2 月15 日,日軍攻陷新加坡,會員四散避亂,會務遂告停頓。會所文件簿冊,亦喪失殆盡,致有關戰前會務狀況及資料,均難以稽考。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新加坡地區經數年戰火浩劫,百廢待興。1948 年各地商務已恢複常態,商業日漸發展,白氏族人起而發動復興白氏公會之舉,並由白雙福獻議,以大坡那谷街廿二號(俗稱玻璃後)其住所前樓設為會所,族親熱烈贊同進行籌備,重新登記會員,呈請註冊立案,定名為“香山白氏公會”會員一百餘人,於1949 年3 月27 日舉行成立大會,是為戰后第一屆,首屆主席白錫澄。1976 年,族親白錫平、白清泉、白志勇等,因鑒於配合時勢所需,奠定公會健全基礎,乃出馬號召購置會所,購置了仰光路二一一號新會所。1978 年後,公會資助家鄉修交通、辦學校,創辦大量社會公益事業。1986 年12 月出版《新加坡白氏公會五十周年(1933~1983 年)紀念特刊》。1989 年12 月編修、出版《福建省安溪縣榜頭白氏族譜(簡譜)》。1999 年9 月出版《榜頭白氏祖德流芳》專輯。2008 年出版四卷本《福建省安溪縣榜頭白氏族譜(詳譜)》。今新加坡白氏公會由長房二順坪公派下漢聘派十九世白敬平任主席。由於海外族人長期處於所在國的文化氛圍,遠離了中國文化,他們接受的是西方教育,所以大部分年輕一代缺乏“祖”國之意識,尤其是對於家族這一方面,中西方的觀念是有很大差異的。對於中國家族的敬祖尊宗方式、家族觀念、家譜更是缺乏了解,為使後輩子孫知根識祖,追思祖德,以新加坡白氏公會為首的各國榜頭白氏宗族組織不僅在這些觀念問題上做了大量工作,促使年輕一代愛祖愛宗,對祖籍地的發展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2003 年7 月組織投資集團,擬投資2.36 億元在安溪創辦福建天湖生態旅遊休閒中心,規劃用地面積1600 畝。同時,與上海的一家實業公司依託休閒中心,投資2.05 億元在龍門鎮桂林村猴佛山投資創辦福建天湖動植物生態園,規劃用地面積2500 畝。




                                                                                                                                                        三房二漢擇派下十九世孫  白樺

                                                                                                                                                                              溫州2014 甲午秋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