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白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中华白氏网 门户 查看主题

台灣白氏与安溪

发布者: 白建贤 | 发布时间: 2012-2-28 22:24| 查看数: 9187| 评论数: 4|帖子模式

马上注册,认识更多宗亲,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白氏网。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一、安台史迹

  安溪与台湾血缘相承、语言相通、民俗相习,是台湾同胞的主要祖籍地之一。据安邑海外同乡会引证,在《台北二十五姓族谱叙例》中,有十姓源于安溪,即《清溪陈氏族谱》、《佛耳山詹氏族谱》、《岩岭王氏族谱》、《古濑叶氏族谱》、《虞都许氏家谱》、《鲁国颜氏族谱》、《武功周氏族谱》、《仙景李氏族谱》、《安平高氏族谱》、《虎邱林氏族谱》。
  民国15年(1926年),日本侵台总督府官房调查,当时安溪籍在台湾者共有44万人,主要分布在台北、新竹、台中、台南、高雄、台东、花莲、澎湖等地,尤以台北居多,占该地区汉人总数27.9%。据有关资料考证,1990年,安溪籍乡民在台已达200多万人,占台湾省总人口1/10强。
  安溪乡民开发台湾始于明朝万历之前。《台湾通史》载:“历更五代,终及两宋,中原板荡,战争未息,漳泉边民,渐来台湾,而以北港为互市之口。”至明代后期,移居台湾迅速增多,明万历年间(1573—1620年),龙门榜头白圭移居台湾旗后(今高雄市),盖寮捕鱼。明崇祯元年(1628年),郑芝龙归顺明朝,又遇福建饥荒,在福建巡抚熊文灿支持下,先后招募泉漳一带饥民数万,“人给银三两,三人给牛一头”,到台湾西部垦荒。据记载:参内乡黄氏二房近千人,官桥山珍黄氏上百人,入垦台湾。山珍的黄金俊为竹堑县上淡水(今台北新店市)黄氏之始祖,炳凉、炳永为台北县深坑乡万顺寮三脚木之始祖。龙门科榜翁成斋的儿子尚勃、尚进,分居台南的义竹(今嘉义县义竹乡),成为科榜翁氏在台湾的开基祖。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郑成功收复台湾,安溪明末进士李光龙积极反清复明,不少安溪人投奔郑成功麾下,这时期泉州市各县就有20多姓的族人移民入台,安溪乡民在其中就有10多姓。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大学士李光地保荐施琅平定台湾,不少安溪人相继移居台湾。1945—1949年9月,不少安溪人往台湾寻亲、谋生,或被抓壮丁或随国民党党政机关撤往台湾。新中国成立后,据1950年至1953年不完全统计,安溪人往台就有1199人。
  安溪人移居台湾后,不仅积极参与郑成功驱荷复台斗争和施琅统一台湾的活动,在抗法、抗日斗争中,也浴血奋战,为台湾的社会发展和繁荣立下不可磨灭的功绩。
  中法战争期间,清光绪十年(1884年)十月,法军再次进攻基隆,台北的安溪龙门人白其祥集同乡组织义军参战,在沪尾(今属淡水)伏击进犯法军。白其祥获赐五品军功。
  随同施琅出征平台时,安溪人李光琅、林孺均在台任过军政要职。据《重修台湾府志》载:自清康熙二十三年至乾隆十二年(1684—1747年),在台湾任儒学教谕的安溪人有李钟德(举人)、李元善(举人);任台湾水师协镇(副总兵、副将)和台湾镇(副总兵、副将)有李日火呈,任台湾标右营游击的有林儒。清乾隆十二年(1747年)后,在台湾任儒学教谕的安溪人有李钟向。1950年后,在台湾任党政军警要职的安溪人有周百炼、高玉树、张灿堂、殷敬文、施祯祥、陈秋江、林挺生、许胜发、高忠信、吴吟世、林泗水、林长青、高六龙、李仁人、李黄恒贞、高松寿、黄子贞、李儒聪、许炳南、陈文华、黄信介、陈松柏、高铭辉、陈正雄、陈映真等。
  安溪人移居台湾后,拓荒垦殖,在聚居地建立了村镇。清乾隆十年(1745年)先后数十批泉州人入垦木栅(今台北市木栅),使木栅成为清一色泉州人聚居区。安溪人还开创培植出著名的“木栅铁观音”。清道光年间(1821—1850年),艋舺的商店和住家有四五千户,淡水河东岸精华区全是“三邑人”的天下,其他区域则以安溪人居多。清乾隆年间(1736—1795年),不少安溪人聚集在台北树林镇大量酿造老酒,销往台湾各地。清嘉庆年间(1796—1820年),聚居台北三峡的安溪人已在三峡建寮熬樟脑,其中沈鸿杰为佼佼者,年产上万担,获得巨利。同期,柯朝回安溪携茶籽二斗,在安溪人聚居的台北深坑、木栅等地种植,随之面积扩大。《台湾通史》载:清咸丰、同治年间(1851—1874年),安溪人沈德墨入台后,看到台湾虽种蔗,由于制法不善,糖产量不高,于是从德国购来机器,开办机制糖厂,发展台湾制糖业。
  清同治元年(1862年),英商德记洋行自安溪配茶种,贷款劝农种植,产品收购销往国外,台北乌龙茶遂成为当地著名土特产。嗣后,安溪人王水锦、魏静相继赴台,在台北南港大坑(今台北市南港区)从事包种茶研究、推广,使台湾茶业进一步发展,至清光绪十四年(1888年),台北茶叶外销量达6785余吨。茶农、茶厂的工人基本是安溪人,茶商亦以安溪人及泉州人居多。清嘉庆十五年(1810年),王德学在鹿港开设珍源茶行;道光年间(1821—1850年),王团字在鹿港开设王茶春茶行,白近英在基隆开设捷盛茶庄;清光绪七年(1881年),王安定、张占魁在台北大稻埕合办建成兴茶行,收购包种茶运回厦门加工,销往东南亚。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张迺妙、张迺乾兄弟引进故乡安溪铁观音茶苗在台北木栅樟湖山(今指南山)种植成功。至清末民初,木栅铁观音已蜚声台湾岛内外。民国时期,王金安、蒋池、王澄清、王德在台北分别开设锦春茶行、峰圃茶行、王有记茶行、香茗茶行已相当著名。在日侵台期间,有安溪人林志创立著名商号,民国6年(1917年)创建协立商号。近代,安溪人在台湾陆续出现一大批大中型企业集团公司,如王永庆、王永在兄弟创立的台塑集团,林挺生创立的大同集团,许胜发创立的太子集团等。
  文化传承方面,在台的安溪人对教育、科技、报刊、文化艺术、医药卫生、体育等作了许多贡献。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举人林鹤年辞官渡台,创办淡水珠联义塾,教育族人。安溪人谢金銮与德化人郑兼才合修《台湾县志》。民国时期,柯文龙(1918年生)历任小学校长、中学教师,曾创立“高中历史研讨式教学法”,四次获资深优良教师奖,并被美国东方文化研究机构列为中国著作家。张煦华(1947年生)曾在美国担任过多家报刊杂志、电视台、电台记者、节目主持人,1975年起,历任台湾中国文化学院教授兼英文系等教授。林绮云、谢冠群、黄一农等教授,在学术上均有所创新。肖泉豹、林泉育、陈怡谋等在医学、医术上都有所建树。
  安溪县属闽南语系,均操闽南方言。台湾大多数汉人也是说闽南方言,语言相通。
  台湾安溪人聚居的地方,其传统节日、婚丧喜庆以及生活习惯与安溪故土一样。因安溪祖籍在台湾人口中比例相当大,故台湾的民情风俗,颇有安溪色彩,过节相似、礼俗及饮食习惯基本相同。

最新评论

白建贤 发表于 2012-2-28 22:25
二、地名渊源

  地名是人们生活、交际中约定俗成的。在人们的口语中,地名总是以方言来称呼,尤其在普通话未形成之前,地名就大量存在。
  安溪均操闽南方言。台湾的大多数人也说闽南方言。有些地名用字,在闽南方言中有特别的读音或特别的含义,这在不懂闽南方言的人中是难以理解的,要弄清这些字的本义,尚须用闽南方言来分析。如台南有那拔里、三抱竹等地名,按闽南话译成普通话则成番石榴里、三丛竹。
  闽南话可称是古汉语的活化石,有些地名虽不很特殊,但字义却费解,因为它沿用了古汉语的含义。如安溪方言称泥土为涂,涂与土通用,故安溪有上乌涂、下乌涂等地名,台中县大里乡有涂城村,台北石锭乡也有乌涂村。如果查阅《说文解字》,人们则可知道,“涂,泥也。从土涂声。”
  安溪一些地名字形、字音相同,而含义不同,台湾一些地名也是如此。比如:湖,在闽南话中一般指湖泊,但也有山间洼地或小盆地的含义,故安溪有湖头,台湾省云林县有内湖、外湖、樟湖村,其村落周围并没大的湖泊;又如房,在闽南话通常指房屋,有时则指大宗族的分支,俗称“几房柱”、“几房头”,安溪县蓝田乡蓝一村有下房,龙门镇光孝村有五房自然村,台湾省云林县元长乡有二房寮村,在这里,安溪和台湾所指的则是宗族分支的意思。
  移居台湾的安溪乡民,带去祖籍地族谱、神主、宗教信仰,仅清水祖师庙就达100多座。为怀念故土,在台湾新开辟的乡村,也大量冠以祖籍地的地名。如澎湖县望安村,即安溪乡民前往开拓,以怀念故土而命名;台北县新庄镇柯厝坑(今大科里)是清乾隆初安溪乡民柯氏开垦,则采用自已的姓氏为地名。台北、台南的岭顶、塔美内、科榜三社翁氏,也是从安溪县龙门科榜乡移居的,并沿用祖地地名。
  台北县新店镇的员潭里,石锭乡的格头村、乌涂村,八里乡的长坑村,贡寮乡的龙门村,万里乡的大坪村,宜兰礁溪乡的玉田村,员山乡的湖东村、湖西村,三垦乡的月眉村;桃园县龟头乡的岭顶村,复兴乡的溪内社;新竹县横山乡的丰田村,湖口乡的凤山村;苗栗县南庄乡的蓬莱村;彰化县彰化市的福山里、安溪里、三村里;云林县虎尾镇的竹园里,麦寮乡的后安村;台中县大甲镇的福德里等,这些地名均沿用安溪的县名、乡镇名、村名、自然村名。
  台湾有的地方兴建街道时也沿用安溪地名,如台北的镇抚街。西坪镇赤水村有个自然村称佳笼(即鸡笼),清代该地郑氏先民移居台湾,在台北内湖也把一条街称佳笼街,并建一座庙,称忠和寨,与安溪一样名称。又如西坪留山村中行角落,有部分人移居台湾南港,即把一条街称为中行街。
  安溪和台湾血脉相承,乡缘、地缘相连。近年来,随着两岸关系的改善,不少台胞回乡探亲,寻根谒祖。有的回乡办厂,捐资兴办公益事业,有的兴建祖宇。1988年台胞刘天柱寻根谒祖,在芦田洪都兴建“怀源堂”祖宇,俗称台湾祖,其门联曰:“怀思祖德传芳远,源本彭城世泽长。”

白建贤 发表于 2012-2-28 22:28
三、地名研究
  安溪置县已千年,现在使用的地名,绝大部分是历史上遗留下来。1983年,安溪进行第一次地名普查,汇集各类地名5606条,同时对一些重要地名进行调查考证,采取标准化和规范化处理,编印《安溪县地名录》,为今后社会发展提供地名标准化依据。
  安溪地名的起源和含义,少部分在志书、族谱有文字记载,绝大部分是流传在群众的口头上和记忆中,必须加以收集整理,总结出其历史性和规律性。在普查中发现,有以地理位置和自然景观命名的,有以始祖姓氏命名的,有以宗祠、寺庙名称命名的,有以名人题字、题词命名的,有以物产命名的,有以民间传说命名的等。1987年,在龙门镇榜寨村光孝湾发现的“仙”字,无人辨识,年代久远,岩石风化,小字模糊,这是安溪未形成文字或将形成文字之前有记载的地名,是4000多年前的史迹或是古越文字前的史迹,尚待进一步研究。
  安溪地名一般以方言命名。方言由古代汉语分化而来,因此,安溪地名与闽南一带以及台湾省的地名有许多共同点。如山前、岭后、上街、下村、高山、下洋、西坪、南坑之类地名,在闽台各地都有。在构词方面是共同的,山名常用尖、顶、仑、岩,村名常用厝、埕、坵、埔、坂、墘等。有的地名尤其明显是用方言来命名的,如鸡母岫(寿,即窝)、虎岫、虎崆、鬼崆、狗官垅、啼鸡厝、烧酒湾、牛圪等;有的地名经文人雅士加工,改为音同字雅,雅俗并用,沿用至今,如虎崆改福岗等。因沿用古代汉语命名,具有音多读、义项杂的特点。如善坛的大墓,中标的墓格后,美岭的墓前,雅兴的墓墘尾,员宅的虎崎墓等,这些活人居住的地方,却用墓来命名。原来汉代《说文解字》载:“墓,丘也,从土莫声。”墓最早指的是土丘,后人把死人埋在土丘上,墓才用来指坟。又如安溪地名中,比较广阔的乡村或有大片田地的地方都称“垟”,如桃舟乡棠棣村的祖厝垟,参内乡镇东村的内垟,城厢镇经岭村的水沟垟等,并非指海洋。汉代《尔雅·释诂》载:“垟”,广也。”
  安溪地处山区,古时山头设寨,以防盗、防匪,至今许多地方仍沿用寨名作为自然村名。如蓝田乡的山内寨、城厢镇雅兴村的石仔寨、砖文村的大寨等。如进一步探讨,可发现每个寨都有一段历史故事。据记载:金谷镇洋内村与湖头镇山都村交界的宋代小尖寨遗址,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蓬莱镇龙居村的大寨是元末李大据险称“帝”的遗址;长坑乡玉湖村的营盘寨在清初遭海贼黄冲入山追粮,全寨320多人遇难;芦田镇鸿都村萧公寨遭虏师陈天玉围攻3个月,不少群众死亡,其祖祠所存血衣竟有3谷柜之多。
  安溪有许多地名称“窑”,如桂窑、溪窑(今多用同音字‘瑶’)等。从诸多地名中,可追溯安溪在唐、宋年间,随着泉州港的兴起,冶炼业、陶瓷业相当兴旺。据考古调查,安溪已发现的古窑址达155处,有的已列为省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自唐五代,直至宋元明,安溪矿冶业居全省首位,今存矿冶业遗址就达40多处,这对今后安溪矿产的开发和研究都有一定价值。
  1983年普查地名时,尚没有查遍所有的地名,还有许多小地名并未得到全面调查,如小山、小溪涧、坑沟、小隘口、小河滩、小瀑布、小渡口、渠道、关卡等各种自然实体名称尚待查核,有许多山峰,尚待命名。据1990年新编《安溪县志》载,全县千米以上无标名山峰就达1736座。在命名时必须遵循国务院颁布的《地名管理条例》和民政部颁发的《地名管理条例实施细则》,按照地名命名的原则及其发展规律,既要体现规划、尊重历史、照顾习俗,又要遵循地名发展的稳定性和群众性的规律。尤其当前正在进行旧城改造新区建设及改旧村建新村,对村、街、路、巷的命名,更应体现这一点,避免一般化、雷同化,以适应现代化建设的需要。

白剑 发表于 2012-2-29 12:54
是楼主的原创吗?
白连生 发表于 2016-6-11 12:05
寻台湾白氏  白慶起〔吉〕,白家哨 你的老家,你的亲人正在找你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